上学在三姨家办了她 我去张阿姨家修电脑

 我在三姨家住了一个星期,至少吃了五天面。早上炒面,中午汤面,晚上拌面。奶奶喜欢吃软的东西,所以坚持把面煮得稀乎乎的。奶奶说的全是方言,大部分我都听不懂,只能应付着用“嗯嗯,好好”作答。奶奶说“痛痛,泥次咩,是次款滴还死贼滴?”(童童,你吃面,是吃宽的还是窄的)我看着奶奶笑盈盈的脸说:“贼,贼,贼。”妹妹也用挺流利的方言说:“款滴”。

    三姨家有只狗,叫大熊。世界上没有一条狗与它长得相像,因为它是婪的狗与其它狗生出来的狗。这样一条狗,身价其实是不值两百块钱的。因为长相诡异,身材雄伟,曾经有人看上它想用两万元买走,重感情的三姨家却一口回绝。

 

    大熊跑起来比摩托车还快,吃完饭,三姨夫带着我和妹妹把大熊牵出去,被它狠遛了两个小时。进了家门,我满头大汗,想用手擦,这一下差点没让我把早上的面都吐出来。一闻,我的手上充满着恶臭。我突然意识到,这狗多年没洗澡了!因为它怕水,芳龄8岁只洗过2次澡。我把妹妹叫过来,准备大干一场。

    她把大熊牵到卫生间,卫生间瞬间奇臭无比,我和妹妹同步开始干呕。我拿着淋浴头,给大熊冲澡。它是极不配合,妹妹把它前腿一抓大声和它讲道理,它突然打了个荡气回肠的嗝。妹妹差点背过气。算了,一不做二不休,我挤浴液,她拿刷子刷。黑黑的泥浆一层层被冲下来,可是臭味不减反增,真的是“发自肺腑”。洗一洗大熊就抖一抖,臭汁四溅,吓得我俩在卫间乱躲。恶战仓促结束,大熊神清气爽地跑回狗窝。我和妹妹就不好了,争抢着跑上二楼卫生间,吐得一塌糊涂,我感觉自己差点儿把眼珠子吐出来,整张脸胀得紫红。

妈妈出差阿姨来我家让我去给她修电脑

上学在三姨家办了她 我去张阿姨家修电脑

我生活在S省的一个小县城。我妈人缘广,经常去阿姨家玩。也算是幸运吧,很奇怪,我大多数阿姨家都是女儿。而且张的都算不错,可能是我审美观较差。。。这个阿姨家比较有钱,包养的也好,她老公在部队,退伍回来分了不少钱。有个女儿很漂亮,比我小几个月。。不过我对她女儿没感觉,不知道为什么。可能是我喜欢熟女的原因吧。。

因为阿姨周围都是女儿,经常阿姨们打完牌出去吃饭,都带上我。有时候一座子就我一个男的,也很尴尬。不过阿姨们都比较喜欢我,可能是男孩少得原因吧。。小时候我还喝这个阿姨家的女儿定过娃娃亲,后来我初中的时候这个阿姨去部队找他老公了。我高中毕业他老公复原,她才一起回来。我经常去她家吃饭,其实一直也就当做一个心中幻想的对象,也没特别什么想法。

一直到我上大学,前年夏天暑假回家玩。下车的时候是我妈,阿姨和她女儿一起去车站接的我,回来简单吃了个饭就回家睡觉了。暑假偶尔就是和朋友们打打台球,打打牌。过得平淡和很无聊。阿姨们经常在一起打牌,我偶尔无聊了也去看看。偶尔看着阿姨穿的丝绸短裙,高跟凉鞋,肉身丝*袜,心里也痒痒的,但我不敢盯着看,我总觉得阿姨在看着我,我一看她眼睛就比较慌。

那天下午也是无所事事,去看我妈他们打牌,我妈和阿姨坐上下家,我就做在我妈和阿姨中间,看他们打牌,偶尔偷偷看看阿姨的美腿,夏天都穿的少,偶尔也偷窥下阿姨的美胸。打着打着,阿姨不小心把牌弄地下,我就很自然的屁股没离凳子,弯下腰帮他们拣牌,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,还没捡到牌,登子一滑,向前一个狗爬式钻到座子底下,我本能的手往前一抓,摸到一条丝滑的腿,但还是没抓稳,摔到地上。。因为抓的比较用力,我感觉肉丝*袜都快被抓破了,不过手感不错。。反正很糗的,阿姨赶紧起来付我,估计阿姨是感觉到我抓到她丝*袜了,她拉我的时候看着我笑,我不太好意思看她,起来象征性的拍拍灰。坐那继续看,几个阿姨看我这么大还摔跤,都笑到不行,我尴尬的没法待了,就给我妈说了声,回家上网了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小时,奶奶端出来两大碗面,我的是细面,呵呵,一晚白酱。我就像个野兽,端起碗大口吸溜,想早点结束这非人的折磨。妹妹的面端上来,宽面,算了,其实就是煮了一碗对半切的饺子皮。从妹妹的表情上来看,内心和我是一样痛楚的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