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有天赋更可怕的是:天赋奇才还肯努力

  “我努力任务。”

   迈克尔·乔丹1986年23岁时,跟芝加哥公牛和Nike签署过个条款,叫“热爱竞赛条款”。

  梅尧臣是每天最少一首诗,无论寒暑,风雨无阻,所以名满天下。

  依照商业方的要求,是希望他赛季打打球,往常尽量少动弹,以免受伤;但乔丹签这个条款,牺牲掉一点商业利益,以便在夏休期时也能打球训练。

  1995年夏天拍《空中大灌篮》时,他专门跟华纳打招呼:

  理查·施特劳斯他爸爸的行动禅是:

  “我不能八个星期不打球。”

  结果华纳兄弟电影公司造了个停?n〈笮〉奶逵?馆,包括篮球场和力气房。如是,乔丹拍电影间隙,半夜练力气,早晨练篮球。

  1995年夏天,17岁的洛马里昂高中生科比·布莱恩特每天早上五点去训练馆,早晨七点走人。

  五年后的夏天,他失掉第一个NBA总冠军戒指,为了庆贺自己夺冠,他那年暑假,每天用新投篮姿态投进2000个跳投。

500

  在地球上几十亿人里,找到198公分、能跑能跳能对立的家伙,不那么容易。

  但有这样天赋的怪物,若还有改天换地,全然改动自己一切技巧与习气的狠劲,那就更不得了了。

  假设觉得运发动就该咬紧牙关吃青春饭,换几个例子。

  假设您想说“每周半小时新音乐嘛,也就是盛行音乐八首歌的长度”,那么:

  ——巴赫所处的时代没复印机;总谱和其他乐谱加起来数额庞大。得靠手抄。

  ——巴赫的曲子比盛行乐复杂多了,经常是十几条不同音乐线,统筹一切乐器。即,他每周任务量,是制造一张普通盛行乐专辑的数倍乃至十倍。

  ——巴赫经常得亲身演奏管风琴。一个星期里,他得写30分钟新乐曲,还得熟练演出。

  而众所周知:巴赫如此日复一日写出的作品,并非商业口水歌,而是人类史上最出色的乐曲之一。其中还包括《平均律键盘曲集》这种百科全书级作品。这是质。

  而数量上,BWV成品上千,喜好者都知道的。

  作为史上音乐家最少前三(说第一并没啥效果,虽然莫扎特和贝多芬喜好者会有不同看法),巴赫自己的结论是:

  下面这句就证明,他并不了解自己的天赋。

  “谁像我这么努力任务,都能有我的效果吧。”

500

  公认的天赋型作家,两位。

  莫扎特出了名的出口成章为所欲为。但一辈子作品数量大到什么境地?

  “莫扎特活到36岁为止所创作的作品,即使在明天请最好的誊写员来抄,也难以在异样的时间里把这些作品抄完。”

  6岁,5首作品;8岁,13首,包括两首交响曲(!!);10岁,12首;13岁,20首;20岁,31首。

  假设说早年许多曲子是他爸爸逼着他写的,那1782年莫扎特独立了,26岁,写了37首曲子;27岁,31首。

  门德尔松往常当教员、指挥和弹钢琴,趁着假期写曲子,也写成了浩浩洋洋的作品。

  他的任务习气,举个例子:由于跟伯辽兹处得不太愉快,门德尔松跟自己姐姐写信吐槽。

  “我无法用言语表达见到他时我是多么懊丧。我一连两天都未能任务。”

  一个天赋作曲家两天没有任务,就算是“无法言表的懊丧”了。

  他往常的任务量,想象一下。

  说一个我们都很熟习的例子好了。

  金庸在没有互联网——所以他笔下的历史背景之类,都得自己翻书去查——的状况下,十七年里写了876万字的小说,平均每天1411字。

  而且他还得每天写相似字数的社论,其他随笔还不计在内。

  即,金庸在长达十七年时间里,每天要风雨无阻地写3000字,还都是可以宣布的水平。

  这是数量。

  至于他写字的质量,我们都知道,就不多说了。

  这个老梗,我不时很爱说,出自苏轼:

  孙莘老去问事先文坛大魁首欧阳修,如何写字写得好。欧阳修说没啥呀,就是多读书多写,自然就好了:

  “无他术,唯勤读书而多为之,自工。”

  苏轼自己当然是天赋,《容斋随笔》作者洪迈担任给天子写诏书时,曾经问伺候过苏轼的老仆人,苏学士写东西有没有我快?

  老仆人说快倒不一定比您快,就是苏轼写文章引经据典,历来不用查典籍。洪迈自感羞惭,无地自容。

  效果是,苏轼也不是棱靠天赋。仅《汉书》,他就边读边手抄了三遍——那时代大家用的还是毛笔。

500

  欧阳修劝人多读书多写时,还有句追加吐槽:

  “世人患作文字少,又懒读书,每一篇出,即求过人,如此少有至者。”

  ——世人写得少,又懒得读书,每写一篇出来,就想比他人好,这种抄捷径想法,是没出路的!

  以欧阳修、梅尧臣和苏轼这种大天赋,都知道得下笨功夫,没捷径可走。

  或许,另一个角度:

  肯下笨功夫,而且供认笨功夫的必要性,自身就是一种天赋的意味。

  搁如今的话就是:肯努力,自身就是种天赋。

  巴赫的任务要求之一是:每周要创作出25-30分钟的新音乐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