甘肃农民报:“治沙愚公”王银吉的绿色守望

甘肃农民网—甘肃农民报5月26日讯 (记者 金鑫)在腾格里沙漠边缘的武威市凉州区,种活一棵树不亚于养活一个孩子。


  “微风一同不见天,沙骑墙头驴上房,一茬庄稼种三遍,微风绝收小风歉。”这首民谣,说的便是外地恶劣的自然环境。

  5月22日,记者离开地处武威市凉州区长城乡红水村北面的腾格里沙漠腹地,映入视野的却是生机勃勃的沙枣树、梭梭、花棒等沙生植物,宛若一片绿色的陆地。


  而从小在村里长大的王银吉却没有分开,思来想去,他决议要和风沙拼上一拼:“决不让沙漠埋掉家!”

  1999年,王银吉横下心,在父亲王天昌的坚决支持下,两人背起了苗子,钻进了沙窝,在一个叫“庙儿墩”的中央,末尾压沙造林。

  在这里造林,就是在和沙漠打一场“拉锯战”。头一天挖好的树坑,一夜之间就被风沙填平;刚种好的树苗,第二天不是根部暴露,就是被风连根拔起;成活的小苗,只需遇上几天高温就被晒死……不知要重复多少回,才干种活一棵树,构成一片林,治住一方沙。

  可就在十几年前,这里的村庄还经常被沙尘暴袭扰,沙漠不时向村庄迫近,村民终年遭受风沙侵袭,不少人选择了外出打工、逃离家乡。
  为了运输树苗、麦草、水,王银吉购置了两匹大骆驼,在家与沙漠之间3公里多的坎坷小路上日复一日地往复,来回一趟就得3个小时。

  骆驼驮水远远不够苗木需求,王银吉又在沙漠里挖了一口水窖,用塑料薄膜包裹在水窖壁上,积存雨水。夏季,将骆驼驮进沙漠的水贮存在水窖里,浇灌苗木。

“每天被子和枕头上全是厚厚的沙尘,每天吃饭,碗底也有一层沙。”王银吉回想说,一年四季风餐露宿,劳累过度,父亲王天昌患上了严重的风湿病。


  由于压沙,王银吉与父亲王天昌驻守在沙漠深处,家务重担简直全部压在了王银吉的母亲和妻子肩上。婆媳俩在家做饭总是计算着时间,争取让他们在回家后马上吃上可口的饭菜……

  再后来,王银吉全家干脆都搬进沙漠,住进了低矮粗陋的地窝铺里。

  这些年,家里一切积存简直全部投到治沙上,在部队任务的大儿子,如今也每年还从自己的津贴里挤出3万元“治沙专款”,让父亲造林压沙。
  这种地窝铺,犹如原始人的巢穴,由一段斜坡通到地下,终年不见光,只要一个复杂的木门和一块布门帘,阻挠着暴虐的狂沙和呼啸的微风。

  而就在全家人忙着造林压沙的时分,王银吉的小儿子被查出脑干胶质瘤病,已到早期。

  往年75岁的王天昌清楚地记得,事先在地窝铺的土炕上,小孙子趴在他的腿上说:“爷爷、爹爹,你们一定要把这片沙子治得绿绿的。”

  2005年,14岁的小儿子没能撑过端午节便走了。走后,他把儿子埋在了治沙点上,“由于这是孩子的遗愿——爸爸,一定要把我葬在治沙点上,我要陪你和爷爷把这片沙漠全部种上树。”

  说到这里,敢和狂沙一争上下十九年的英雄男儿,却流下了伤心、遗憾的泪水。
  治沙前,王银吉家是村里的富有户,除了种粮还种了很多经济林木,支出可观。

  “村里人都叫我‘愚公’。”王银吉憨笑道,“到明天,我觉得我们一家三代人的心血没白费。”昔日风沙暴虐之地,而今成了林草丰茂的绿地,沙少了,风小了,地下水位上升了,时不时还能见到野生植物出没呢!

  十九年来,王银吉一家三代人在沙漠里斗严冬、战严寒,义务造林压沙八千亩,累计投入资金达100万元。

  2002年以来,王银吉先后荣获“全国休息模范”“全国五好家庭”“全省优秀共产党员”“全省绿化先进团体”等荣誉称号。

  饱受风沙之害的同乡们,被王银吉一家的付出和坚持所感动,不少乡邻自动投身压沙植树。

  与王银吉同村的五组赵德元,向村委会央求,承包了5000亩沙地,率领15户人家到沙漠展开了如火如荼的压沙植树活动;凉州区大湾滩的移民户也找到王银吉,让他指点压沙……


  王银吉通知记者: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我只想多栽些树,在改动家乡相貌中尽一点力,为子孙后代的生活留一点东西。我有个‘小目的’,那就是再妥协几年,争取绿化1万亩沙地!”
  同时,凉州区林业局为王银吉颁发了林权证,聘任他为公益林管护员,每年兑现管护费3万元,并调拨少量苗木予以支持。